上岸海淀区万泉小学“惊心动魄”流水账

浏览(-) 回复(0)
发表新帖 回复楼主

深渊彬丽

6LOFT跃层

私信

发表于 2019-07-09 22:15:09

1楼

今天上午带着娃往返坐了32站地铁,到万泉小学小南庄校区十分钟就完成了领一本录取通知书和测身高选校服尺寸的工作。我随便在老师面前的名单上指了一下娃的名字,老师连上次报道领的录取通知都没看,随意的让我有点儿不适应。我牵着娃迷迷糊糊的走出来,和夫人电话了一下,夫人问了一句“哪天开学啊?”,很遗憾我回答不出来,学校给我发的几页有字的纸上好像也没明确写。不知是不是孩子确实和我血脉相连,今天早晨5点40就说睡不着了,我实际上很早就醒了,导致回来的地铁上娃枕着我的腿睡了一路,口水的痕迹颇让我尴尬了一下。

按说四十几的大男人,IT圈打拼多年,形形色色的客户见过无数,大大小小的生意操作过不少,不该如此。但是,回想起从2018年初决定为了娃上万泉小学,准备买附近的学区房,到2019年7月9日的今天拿到娃的录取通知书,其中的点点滴滴实在不能让我处之泰然。

我和夫人差了五岁,决定要娃到娃来到这个世界时我都38周岁了。按北京话说我算时很“盛”我闺女。我是北京二代移民,早年父母参军来北京,一辈子献给国防绿退休在京西的部队大院里了。夫人早年靠个人打拼进京,做了白衣天使也落了户。我们结婚安家一直都选择在朝阳,从东五环附件到东四环内,一个是就近夫人的工作单位,一个因为我一直不坐班,交通费报销也比较自由。靠着媳妇对房市敏锐的洞察,我们从结婚到现在保持着5年房屋“升级”一次的节奏,虽然一直还房贷但是看着从动产到不动产的不断增值,我一个老爷们也是觉得这方面眼光不如媳妇。

这次“痛苦”的换房起因来自与2018年春节期间我们夫妻的一次对话,当时我们关于娃的小学规划是,让娃在我父母家附近的PX小学上学,一个是娃和我的户口还在我父母的户口本上,另外考虑万一特殊情况,父母能搭一把手,接送十分钟的事。“PX小学对口的中学是哪个啊?”“N大附中和XY吧?”“你是N大附中毕业的吧?”“是啊”“哦,看来是渣小”,然后夫人就趴在沙发上以一个很舒服的姿势,花了20分钟和度娘各种沟通,结论是“PX是渣小,我们必须在海淀找一个好小学。”

当时摆在我们面前的有利条件如下,我和娃的户口在海淀。不利条件是,我们的时间就剩不到一年半了,我们有两处房产,一大一下,显然没资格再买房子了。当然,还有缺钱。选择万泉小学并下决心买学区房,大概用了不到4小时。当深冬橘色的余辉斜映在夫人坚毅的面庞上的时候,我觉得她的勇气来自于之前数次换房积累的经验也来自于老公的支持,还有就是对娃深沉的爱和期望。当时,我们都没想到即将迎来的是怎样一场“奇葩狗血”的硬仗。

从那个春节开始我们立刻从三个方向部署兵力,三个“战场”同时打响。战场一、准备离婚,分割财产。先将小房子过户到我名下,然后是赠与给我母亲,然后我妈再把房卖掉。然后我净身出户,准备以我干干净净的“白身”,去购买学区房。其中经历了大大小小几次战斗,我捡“精彩”的聊几个,其一就是二老献身国防绿加起来80年,身下的JUN产房,只能住,不能继承不能买卖,通过这次孙女的学区房的“采购“,又一次证明二老是无房户,手里那张擦屁股都嫌硬的所谓红本,什么都不算。帮我们在这个战场搏杀的中介小妹微笑着说,”哥,也挺好,要不叔叔阿姨也要离婚。”我低头看了看印着语录的二老的结婚证,又看了看二老沟壑般纵横的皱纹和满头的白发,我的家教不允许我当着长辈说粗话。其二,关系证明,由于二老从军多年,户口本的户主是我姐姐,于是我和户主的关系的姐弟,我母亲和户主的关系是母女,在办赠与的时候,“衙门”的办事人员让我去开“我妈是我妈的证明”。“你和户主的关系的姐弟,这个阿姨和户主的关系是母女,你们的母子关系怎么证明?当“衙门”大姐端着一张肥腻腻的油脸甩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只能颤颤巍巍的递上我的出生证明,一张保存了四十余年的小纸片,一张被老保密工作者保存了四十余年的纸片。“我们不认这种,这是规定,找你们街道派出所开去。”我颠颠的跑到另一个衙门,又是一位大姐“我们早接到上级通知了,这种证明我们不给开了”,当时我觉得上级是英明的,也是正确的。但是,仍然解决不了,没有一张纸片能证明我们这对四十余年的母子关系的问题。于是我被像球一样传回了初始的“衙门”。在被反复传球几次以后,我抓住了一次,“衙门”主管大姐不在,在我被另一位大姐当作“作风僵化”“办事推诿”“没有担当““不为百姓着想”的假想靶子痛斥了十分钟之后,我终于获得了这个证明,当红章落下去的时刻终于有人帮我证明了我是我妈生的了。相对于这两点,后面过户文件写错了楼号,导致我两个房管“衙门”跑来跑去;因为是儿子赠与母亲,而大多数情况是老人把房子赠与孩子,我们这对“奇葩”母子被反复审核了半天都不算是什么了。

第二战场,卖小房子。一个小区和我们家同户型的房子居然有18套在卖。好吧,忍吧。我们两口子怀着沮丧的心情敲开了这间属于我们的一居室。由于租户是一个小姑娘,85后学金融的研究生(兄弟我阅人无数,匆匆扫过一眼身份证判断是博士生在研究所集体户落户北京),在宇宙第一大行工作,按时交房租从不推迟。我们2~3年没有“实地考察过了。当门打开,我只能用崩溃来形容。一个小姑娘怎么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所有平面铺满了各种衣服、杂物,用来追剧的电脑显示器前面是半碗方便面,屏幕上的凌荣小主正对着屏幕外满桌的食物残渣和不知道是什么的垃圾被熹贵妃狠狠的打了一个嘴巴。我们两口子连个站的地方都没有,洗衣机被从原来的位置拖了出来,号称是为了方便操作,看来自从入住就没有打扫过卫生。这样的房子会有人买吗?我们匆匆的交代了几句,准备逃离,一回头,妹啊“猫眼儿”怎么是一个窟窿啊,“上次没带钥匙,找开锁的把猫眼捅了,一个弯钩伸进来把锁拨开了。”这种操作都有!好吧~~~上帝可能觉得在这个战场上预设的难度过高了,转角处安排了一个宝箱。我们很快就找到了中意的“接盘侠“。小夫妻对房子基本情况满意,就是一直在问我们现在里面住着什么”鬼“。冰箱虽然还制冷,但是保鲜盒有大量不明生物的残骸,已经不能打开了。我们只能讪讪的告诉他们,既然买了房子里的东西都是你的,随意处置。在交接房子的时候,我们得知宇宙第一大行的高知小妹喜欢这个小区,同单元租了同户型的另一家。”谢谢,你去祸害别人吧!“

主战场,第三战场万泉小学学区房来了。上帝把上两个战场的难度调成Hard模式的原因,后来我们才知道是告诉我们第三战场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任务。这里我要重点介绍一下我的夫人,王姐-----一个坚忍不拔的现代知识女性,这个战场我承认有几次我决定放弃了,都是她紧紧的扼住了命运的喉咙,直到最后,各个参战方一致认为是王姐主导了整个大局。没有王姐交易不可能完成,没有王姐不可能把前房主从”稀烂“的生活中解脱出来,没有王姐-娃的妈,我的娃就不能在教育的”宇宙中心“有一席之地。三月底四月初,我们开始在万泉小学附近找学区房。综合了手头的存款、卖房得到的钱,现在住着的大三居不能卖(各种条件确实不错),我们的归宿只有飞达社区、小南庄、王公坟和万泉庄小区这几个选择。我记得是4与中旬的一个周末,我们在绿中介(后面简称绿小弟)的带领下,看了上述几个小区的房子,中午在牛肉面准备打个尖儿,下午还有一户。就在绿小弟放弃监管的一小段时间,一个wawj的业务员小妹(后面简称爱小妹)直接到桌前要走了我夫人的联系方式,我打碗面汤的功夫,完成的互道身份和好友添加的步骤,看着我狐疑的目光,夫人说“多个渠道也没什么不好”。之后一切的有幸与不幸,都来自于此。晚上回家,我们和娃都瘫倒在沙发上,今天看的房子不是没有学位,就是很小,要不就是和小学还隔着车水马龙的大三环,当我们为没有找到满意的房子而沮丧的档口,爱小妹微信来了,告知我们她有一个房源,离小学近、有学位、装修也不错重点是价格也很合适。我们一家三口第二天马不停蹄的赶到该户,看了房子也见到了户主,老少三代娘子军。在爱小妹的介绍下,我们结识了原房主(下面简称房妹妹)。我们双方被迅速拉到一起“盘道”。我们这边身家清白,迫切的心情掩饰不住的挂在脑门上,再加上一个学龄的娃娃懵懂的看着这么多原本不相识的人互相寒暄、假笑,需求一目了然。在爱小妹的帮衬下,房妹妹给我们描述的情况如下。房妹妹离婚,育有一女,房子是她所有,但是在西四环还有一大片农村宅基地,拆迁在即,一夜间变成千万富妹妹在即。关键是女孩18年小学毕业,学位能空出来,我的娃补上一点没空挡,充分的开发了这一套房的教育资源,真是利国利民又利我娃。最重要是房价很有诱惑力,比其他房源至少便宜百分之十以上。这简直就是easy模式下人民币玩家的待遇啊。要说瑕疵,有点儿,房妹妹轻描淡写的告诉我,房子是抵押状态,爱小妹连忙捧了一把,房妹在做生意,周转周转。我们看着马上要变成千万富婆的房妹妹,连忙点头,理解理解。我们当时心里想的是,抵押多正常啊,我们两口子倒腾房子多少次,哪有一次付清的,都是要抵押、贷款、解压,多正常的事情啊。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之光,没有让我们当天就着急签什么文件,我们还是扛着已经昏睡了的娃,踏上了回家的路,当时正赶上北京少有的春雪,一出wawj中介的门,雪中的新鲜空气让我夫人随手抄起了电话打给了绿弟弟。绿中介的代理点离这处房产很近,为什么绿中介没有带我们看呢,这个问题像昏睡过去的娃一样压在我身上,压在我夫人的心上。绿弟弟的话让我们从海淀回朝阳的路感觉无比的“丝滑”。“姐,那家房子我们了解情况,我们真是不敢推给您啊,她把房抵押给第三方小贷公司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听到这个称谓。既然是公司,那就是国家允许的,那就和我们普通老百姓没关系。“比其他房源至少便宜百分之十和孩子着急上学,政策不稳定随时会变”,像挂在嘴边的红烧肉一样,让我们当时忽视了绿小弟的提醒。(要知道后面还有1911的政策,我们一定像狗撵兔子一样跑得更快)就这样,爱小妹一顿中介标准套路,什么半夜叫你来熬着你啊,威胁恐吓有竞争对手啊。我们终于与在一周后和房妹妹“欢聚”在wawj的签约室,准备干那些到签约室该干的事,经过几轮还算和谐的讨价还价,很快达成一致。唯一不够和谐的是,离开放的签约室大门大约3米远坐着一个大哥(后面简称社会哥),符合社会人儿的一切装束条件,大金链子、小手表、寸头夹个小手包。爱小妹介绍说是借钱给房妹妹做生意的人,来旁观一下,毕竟房本在人家手里。我们遵纪守法的小老百姓,完全无视了社会哥的存在,当时付出那十万元的定金,就像这10万是充手机话费送的一样。于是,就剩下等着那边解抵押,交钱过户了,同时我夫人也定了一条原则,我们安善良民,不和什么公司打交道。时间一转眼到了五一小长假,五月一日上午,我们难得享受一下把娃送回奶奶家的二人世界,在两集美剧之后绿弟弟突然来电,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晴天霹雳,我们两口子霹的外焦里嫩。房妹妹跑了,没有了,失踪了,就是人没了!


回复

回复

请先登录再回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