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买房者奋斗十年城市买房

浏览(-) 回复(1)
发表新帖 回复楼主

石头儿

8大平层

私信

发表于 2014-08-13 09:18:52

1楼

有人说他们游走在城市边缘,他们却说“我们渴望融入城市”;有人说他们不再像父辈们那样勤恳踏实,他们却说“我们有更多的自我追求和精神需求”。当身上再次被刻上时代的烙印,中国80后、90后新生代打工者用执着的信念、坚实的步伐追逐着自己心中的“中国梦”。

  秦海龙:“城市梦”不再迷惘

  簇新但简单的家饰,几个家常菜,秦海龙端着酒杯的手却略略有些抖,“我们在合肥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房子,第一次在新房过节!”这个已近而立的安徽寿县汉子和妻子、孩子围坐在桌前,多年奋斗换来的这套80平方米的房子,终于让这一家的城市梦更加清晰起来。

  从18岁开始,秦海龙就开始跟着叔叔在合肥学习贴壁纸等装修技术,这个80后的年轻农村小伙子从此就在心中埋藏了深深的“城市梦”。

  “以前是羡慕城里人,觉得人家命好。后来我想,虽然文化低点,但我不怕吃苦,定个目标好好干,将来肯定能在合肥买套房子,落住脚。”秦海龙回想起刚来合肥的那段时间,声音略有哽咽。

  于是,秦海龙抱着他的“买房梦”不断奋斗。酷热的夏天在不能开窗的房间里挥汗如雨地贴壁纸,寒冷的冬天手上糊满冰冷的胶水,赶工的路上骑摩托车遭遇车祸而骨折……他从没放弃。

  今年4月26号,是秦海龙一生都难以忘记的日子,他和家人一起搬进了由他亲手装修的合肥的新房,他打工10年的城市因此而不再是“他乡”。

  秦海龙说,在打工者的眼中,同工同酬,享受城市福利,有城市住房是实现“城市梦”的基本标准。落下脚的他已经很幸运了。接下来,让儿子进入一所好的学校读书,再开一家属于自己的装修公司,是他继续努力的方向。

  刘成:回乡创业让梦想照进现实

  在距合肥百公里外的安徽省凤台县钱庙村,一群80后的青年农民则选择回到家乡实践自己的梦想。淝水湾休闲农庄的项目部经理刘成带领一群平均年龄不到26岁的年轻人将乡村旅游业发展的有声有色。

  “淝水湾休闲农庄是村里投资,村民以地和水面的经营权入股的股份制经营,分为农事体验、农业观光、休闲渔业等区域,把传统农业和旅游结合起来。”刘成说。

  农庄的经营已经初具规模,刘成这批年轻人依然忘不了他们起步时的艰难。“刚开始干的时候没有路、不通电,天天吃泡面,自己拉电、修路。”刘成说,“那时工资一个月只有600块钱,收入比打工低多了,开始大家都有点动摇,但是想到村子的未来我们坚持了下来。”

  刘成笑称,别人做的是“城市梦”,自己却有着“乡村梦”。“国家积极推进新农村建设,大伙儿住进了小洋楼,村里建起了活动室,医疗卫生条件大大改善,老百姓除了种菜挣钱,还经常到活动室里看书、打球,日子过得比城里人还自在。”

  如今,刘成等人在家乡用行动和信念诠释着梦想的意义。“我们80后的农民也有社会责任感,一个人的富不是富,大家都富了才是真正的富。”刘成说。

  80后、90后新生代打工者重释“中国梦”

  国家统计局今年2月公布的《201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农民工总量为26261万人,并以每年近千万人的速度增长,新生代农民工开始成为主体。

  长期关注农民工群体生存状况的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员王开玉说,大多数老一代打工者进入城市是谋求温饱,80后、90后新生代打工者则是谋求发展,实现自我价值,得到社会认同。他们接受了更高的文化教育、追求着更高的职业期望和生活理想,更愿意创新、更具有个性。

  《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2》显示,就业流动人口在流入地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和住房公积金(“五险一金”)的参加比重均不超过30%;平均每周工作54.6小时,远超过劳动法规定的每周40小时的工作时间;仅有51.3%的流动人口签订有固定期限劳动合同;72%的流动人口家庭通过租房居住。

  “他们期待的融入,不是简单意义上在城市生活,而是真正的享受城市生活的权利,比如城市户口、住房、医疗保障、职业发展、权利诉求等,然而这一切依然离他们还是很遥远。”王开玉认为,部分农民工群体存在群体性焦虑问题,因此加快社会政策、服务均等化、普惠化建设刻不容缓。

  “新一代农民的‘中国梦’不是一蹴而就的,并不是所有的农民工都到城市来才是真正的发展。真正的发展是贫富差距缩小、城乡差距缩小。‘中国梦’不仅是城市梦,还是乡村梦,更是整个国家发展的目标。”王开玉说。

  而对于许许多多的秦海龙们和刘成们来说,每一个小我的梦想都为一个大的“中国梦”努力做着诠释,他们是“中国梦”的基石。


回复

回复

请先登录再回复

选择马甲账号 换一换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