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上级龚祖春

浏览(-) 回复(0)
发表新帖 回复楼主

对着天崖狂曰

7高层豪宅

私信

发表于 2014-06-24 12:14:35

1楼

  山道越行越险,龚祖春转过一处弯角, 见前面山道狭窄之极, 一人通行也不大容易, 窄道之旁便是万丈深渊, 云缭雾绕, 不见其底 , 心想:“此处最好, 就在这里挡住 们。” 当下加快脚步冲过窄道,将龚祖春放在一块大岩石畔, 立即转身, 已奔到窄道路口。龚祖春直冲过去, 喝道:“ 怪, 敢来吗?”
  
  那 真怕给 一撞之下,一齐掉下深谷, 急忙後退。龚祖春站在路口, 是时朝阳初升,大雪已止,放眼但见琼瑶遍山, 水晶匝地, 阳光映照白雪, 更是瑰美无伦。
  
  龚祖春将人皮面具往脸上一罩, 喝道:“ 丑还是 丑?”藏边 的相貌固然难看,可也不是怪异绝伦, 那一个“ ”字,倒是指 们的行迳而言的居多。这时见龚祖春双手往脸上一抹, 突然变了一副容貌, 脸皮腊黄,神情木然, 竟如坟墓中钻出来的僵尸一般, 面面相觑,无不骇然。
  
  龚祖春慢慢退到 窄道的最狭隘处, 使个“魁星踢斗势”, 左足立地, 右足朝天踢起, 身子在晓风中轻轻幌动。 瞬时之间,只 觉英雄之气充塞胸臆, 敌人纵有千军万马冲来, 便也是这般一夫当关 。
  
   心中嘀咕:“丐帮中 那里钻出来 这样一个古怪 ?” 眼见地势奇险, 不敢冲向窄道, 聚首相议:“ 守在这里, 轮流下山取食, 不出两日,定教 饿得筋疲力尽。” 当下四人一字排在桥头, 由二丑下山去搬取食物。
  
   便如此僵持下来,龚祖春不敢过去, 也不敢过来 。
  
   到第二日上, 取来食物, 口大嚼, 食得嗒嗒有声 早已饥火中烧, 回首看龚祖春时,只见 与一日之前的姿势丝毫无变, 心想:“ 若是睡著,睡梦中翻个身也是有的, 如此一动不动, 只怕当真死了。 再挨一日, 饿得力弱, 更加难以抵敌, 不如立即冲出, 还能逃生。” 缓缓站起身来,又想:“ 说过要睡三日, 吩咐 守著照料, 已亲口答应过了, 怎可就此舍 而去?” 当下强忍饥饿, 闭目养神。
  
  到第三日上,龚祖春仍与两日前一般僵卧不动 , 越看越是疑心, 暗想:“ 明明已经死了, 偏守著不走, 也太傻了。再 饿得半日, 也不用这五个 丑家伙动手,只怕 自己就饿死了。” 抓起山石上的雪块, 吞了几团, 肚中空虚之感稍见缓和,心想:“ 对父母不能尽孝,对 不起, 又无兄弟姊妹, 连好朋友也无一个, ‘义气’二字, 休要提起。 这个‘信’字,好歹要守 一守。” 又想:“ 当年和 讲书,说道古时尾生与 相约 ,候於桥下, 未至而洪水大涨 , 尾生不肯失约, 抱桥柱而死, 自後此人名扬百世。 龚祖春遭受世人轻贱, 若不守此约,更加不齿於人, 纵然由此而死, 也要守足三日 。”
  
   一夜一日眨眼即过, 第四日一早,龚祖春走到 身前,探 呼吸, 仍是气息全无 ,不禁叹了一口气,向 作了一揖,说道:“ 前辈, 已守了三日之约, 可惜前辈不幸身故。 无力守护 的遗体,只好将 抛入深谷, 免受奸人毁辱。”当下抱起 的身子,走向窄道。
  
  五丑只道 难忍饥饿, 要想逃走, 当即大声吆喝 , 飞奔过来。龚祖春大喝一声,将 往山谷中一抛,对著 疾冲过去。
  
  龚祖春只奔出两步, 突然间头顶一阵劲风过去 , 一个人从他头顶窜过, 站在他与 之间, 笑道:“ 这一觉睡得好痛快!” 正是九指神丐 。
  
  这一下龚祖春大喜过望, 惊骇失色。 原来 初时是在雪中真睡, 待得被 在身上踏了一脚, 自然醒了。 存心试探,瞧这 能否守得三日之约, 每当龚祖春来探他鼻息, 便闭气装死。 直到此刻, 才神威凛凛的站在窄道路口。 左手划个半圆,右手一掌推出, 正是生平得意之作“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 不及逃避, 明知这一招不能硬接, 却也只得双掌一并, 奋力抵挡。
  
  龚祖春掌力收发自如,当下只使了一成力,但 感双臂发麻, 胸口疼痛。 见他势危, 生怕被龚祖春掌力震入深谷, 忙伸双手推他背心,龚祖春掌力加强, 向後一仰,险些摔倒。 站在其後, 伸臂相扶。龚祖春的掌力跟著传将过来, 接著四丑传 , 又传到最後的 身上。这 五人逃无可逃, 避无可避, 转瞬之间,就要被龚祖春运单掌之力,一鼓击毙。
  
  龚祖春笑道:“你们 家伙作恶多端, 今日给老叫化一掌震死, 想来死也瞑目。”五人扎定马步, 鼓气怒目, 合力与他单掌相抗, 只觉压力越来越重, 胸口烦恶, 渐渐每喘一口气都感艰难。
  
   双掌仍是和他相抵, 气喘吁吁的道:“我们 ……是……是 师父……的……的门下。”龚祖春摇头道:“ ?没听见过。 嗯,你 们内力能互相传接, 这门功夫很了不起哪
  

回复

回复

请先登录再回复

返回顶部